马云宁在一思停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9-11 12:21

花儿街参考 · 出品

花儿街参考 · 出品 作者 | 林默,微信公众号:花儿街参考(ID:zaraghost)

1

2012年,王家卫的《一代宗师》上映。

一年后,马云宣布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 CEO 一职。媒体打出标题《一代宗师,退居幕后》。

放在后来看,这个标题还是抽象化得有些简单了。前进可以摸着石头过河,不小心掉河里了也没人笑你,水里的人er多着呢;退居的路,却要把石头虚虚实实地一块块垫好了,身上溅不得一滴泥水。

《一代宗师》里,宫老爷子要隐退。隐退仪式在北边办了一次,在南边还要再办一次。

马云在内部邮件里说,“今天只是我们未来 N 次领导者轮岗换班中的第一次”。

南拳北传的事没做完,隐退仪式上,宫老爷子要找一位南方的拳手搭手。他拿起一块饼跟叶问说,“这是我的最后一战,我们不比功夫,比想法,你能从我手里掰断了这块饼吗”。

2013年,马云正式公布了在阿里内部已试运营三年的合伙人制度,他对这项旨在培养“接班梯队”的制度寄予厚望——这项制度将实现“良将如潮,优秀的人共同捍卫阿里的价值观”。

他比了一辈子功夫,但这最后一战,他也只能比想法。

2

“阿里有过这样的时候吗,觉得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?”

“没有”,张勇说。

这是两个月前,这位继任者在一次采访中被问及的。

不同于线条分明、金句频出的马云,张勇的表达中甚少有情绪的流露。他的公众形象,常年如一只极简主义外观设计下的AI,精准勤勉到没有温度。

但他并不认可外界这样的认知,“我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,只是感性表达的方式不一样”。

一家公司只能有一个高度感性的IP,张勇是接班人人选,他的感性,只要有限的人听懂就够了。

2017年6月,马云在底特律的中小企业论坛上说,“我的财富可能永远都不会超过比尔盖茨,但有一件事我做的比他好,那就是我会比他退休早,我会在教育事业里有所作为,我可以做的很独特、与众不同,用我脑子里的一些东西。

12个月后,当被问及“世界范围内的最佳CEO,你会选谁?”

张勇敲黑板了盖茨的继任者,“这个话题不太好讲,最近几年如果指名道姓选一个的话,我比较欣赏微软的Satya Nadella。他跟我一样,担任CEO时间不长。他上任以后做的一些事情,比如对微软的改革,在云计算新阶段的改革,我觉得是非常不错的,是继往开来的,是开创性的”。

张勇没说的,还有在Nadella任期内,微软缓和了它与苹果之间的矛盾。

这也许是他未来也会做的事。

3

阿里多条战线上的敌人,最近都不太顺遂——拼多多诉讼未散,大强子清白未明,腾讯游戏前路未卜。

“这天底下的事,你不看他就没了。人活一世,能耐还在其次。有的成了面子,有的成了里子,都是时势使然”,说这话时,宫老爷子正带宫二逛堂子。

如果大强子此次得以渡劫成功,他回到牌桌前的心情大概是落寞的。以为前方还有大战三百回合,对手却筹码一推“你们继续玩吧”。

阿里的合伙人计划试运营了十年,马云口中的“良将如潮”,其实亦是十年的厮杀拼抢。恰逢对手忽然各自被自己商业与人性的原罪绊住脚,对于马云来说,大概没有比这更从容的交接时间。

宫老爷子向叶问拱拱手,“叶先生,今天我把名声送给你,今后的路,希望你能像我一样”。

马云不会把名声送给一个职业经理人,他的评价体系里,上山去打野猪,职业经理人看到野猪没打死,扔下枪就跑了;但企业家看到野猪没打死,拿出菜刀就冲上去杀死野猪的一定是企业家而不是职业经理人。

张勇对着话筒,“可以问问马老师,张勇是不是一个职业经理人?如果我是一个经理人,他肯定不会把阿里交给我的”。

宫老爷子说,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

马云在年会上讲,因为相信,所以看见。

沉迷打拳的他和《一代宗师》共振着某种气质,看的人未必全然听懂了他们讲的故事,却无法忘怀他们的金句。

宫老爷子还说,宁在一思进,莫在一思停。

其实有时候,看着还是进,其实已是停。有时候,着手停,却是进。

贪财好色的花儿街致力于为大家带来更有价值的阅读。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(zaraghost)、作者,侵权必究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